UU快三

李俐 让中国医药智慧闪耀世界

2019-10-17 16:17来源:UU快三编辑:zxh作者:陈晰

                                                                                                    本刊记者 陈晰

    2019年10月1日,是让普天下中华儿女激动振奋、欢欣鼓舞的日子。伟大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历经风雨涅槃,迎来了盛大的七十华诞,全国上下一片欢腾。这一天,对于美宝集团董事局副主席、徐荣祥基金会主席李俐来说,更是一生难忘的经典时刻——她受邀在雄伟庄严的北京天安门广场,现场观礼盛大的阅兵庆典和群众游行活动,并出席了晚上举行的联欢活动。

                                           

李俐在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七十周年大会现场

    身临现场、心情激荡。亲身体验了伟大祖国史诗级的深厚底蕴和气势磅礴的大国风范,李俐发自内心赞叹七十年新中国的繁荣昌盛和辉煌成就。“此次亲历现场,以一种最特别、最有意义、也最难忘的方式让我真切地感受到了祖国的日益强大,作为一名华人和企业家,我由衷地感到骄傲和自豪,这将是我永生难忘的宝贵经历,我将把我看到的更多的传递给各界友人,和他们分享这一庄严、神圣、激动人心的时刻,让他们和我一起感受中国的伟大,我也将继续以最热情的心为祖国奋斗,不负时代!”

  壮丽七十年,礼赞新时代。新中国用七十年书写了一部中国人民从站起来到富起来,再到强起来的伟大史诗。对于祖国的发展、强大,李俐不仅仅是见证者,也是亲历者。三十多年前,她和丈夫徐荣祥一起双双辞去医院的工作,创办了美宝集团。他们三十年拼搏奋斗的历程,是在时代的洪流中与国家和民族同呼吸、共命运、俱成长的历程。李俐说,美宝见证了改革开放的历史巨变,融入了全球化的巨大浪潮,更是迎来了轰轰烈烈的大健康时代,美宝30多年的历史已经深深融入了这伟大的时代变革和发展中,未来的美宝将永葆赤子之心,开放之心,敢为人先,百折不挠,继续为人类生命而不断奋斗,奋力书写新的传奇!

 

坚守初心,携手创业

    接受采访时,李俐身着一件淡雅的白色套装,眼神明亮,笑容温暖,和想象中干练强势的女企业家形象不同,她的身上散发出一种知识女性的气质。

    李俐现任美宝集团董事局副主席、美国徐荣祥基金会主席,但熟悉她的人都喜欢称她一声“李大夫”。从医学院毕业成为一名儿科医生,再到和丈夫徐荣祥辞职创业,一路走来已经三十余年,但是作为医者治病救人的初心始终没有改变。正是坚守着这颗初心,他们为无数伤者解除病痛,开创了人体复原再生科学这一崭新的生命科学体系,让中国医药在全世界绽放光芒。因此,这一声“大夫”中,也包含着人们满满的尊敬。

    上世纪八十年代,李俐和丈夫徐荣祥敢为人先,一起从医院辞职创业,成立了光明中医烧伤创疡研究所,也就是美宝集团的前身。徐荣祥教授在中国乃至世界医学界都是一位传奇人物,他的人生是为了人类健康科学而壮丽燃烧的一生。徐荣祥发明的烧伤湿性医疗技术曾被国家卫生部定为首批十项全国推广普及的重大医药技术之一;他研发的湿润烧伤膏更是为无数烧伤患者解除了病痛,不仅正式被纳入国家医保药物名单,也成为进入美国FDA药物审批程序的唯一一款外用植物药。徐荣祥伴随着巨大的争议和阻力,坚定地走出了一条独立的科研之路,在世界范围开创了一个由中国人创立的“人体再生复原科学”时代,被誉为“人体再生复原科学之父”。

    夫妻二人的合作相得益彰。如果说徐荣祥教授是一位不可多得的科研人才,那么李俐则为美宝集团插上一双翅膀,让她飞向全国乃至全世界。在李俐的努力推动下,美宝集团与哈佛大学医学院、南加州大学、南开大学、山东大学、滨州医学院合作成立了以徐荣祥命名的再生生命科学或者再生医学研究中心;在洛杉矶州大永久冠名成立了“徐荣祥健康与公共服务学院”。李俐说,如今美宝集团站在世界舞台的高度,还要将徐荣祥教授开创的事业继续发展下去,将这样一门中国人开创的医学体系造福全世界。

 

向烧伤痛苦宣战

    李俐和徐荣祥是大学同学。他们分别是“文革”后恢复高考的第一届和第二届大学生。同在1978年进入青岛医学院学习。李俐不仅成绩优异,担任学生干部,还是学校的文艺骨干,很快成为学校里的明星。但是,在众多仰慕者中,她却爱上了来自农村的徐荣祥。不仅因为他踏实、努力,更因为这个年轻人的真诚、热忱与作为医者的情怀。

    有人说,因为见惯了生死病痛,医生有着异于常人的理性,甚至有些冷酷。但显然并不是所有人都是这样。李俐回忆,徐荣祥在医学院二年级的时候,一次普通的临床课,他第一次接触到烧伤病人,从此改变了他的整个人生。那是一个大面积烧伤的小孩,换药的整个过程痛苦不堪,孩子惨烈的哭声让他内心颤抖。他感到自己学的那么多医学知识,却在孩子的哭声面前显得那么苍白无力。也就那个时候,徐荣祥在心中立下誓愿——不光要做个可以用现成医学技术治疗的好医生,还要找到新技术、新疗法,成为能够彻底解除烧伤病人痛苦的医学科学家。

    为了让更多的人不用再承受这个孩子一样的痛苦,徐荣祥开始走上了一条布满荆棘的科研之路。也正是为了这个决心,让他敢于推翻多年来西方医学已有的理论和做法。李俐说,我们讲医学中一个最简单的概念。什么叫治好了?应该是恢复得和健康人一样了才算治好。但是烧伤却不是这样。从二战以后,烧伤就是采用让伤口拔干、结痂,严重的还要把结痂的部分切除,把身体其他部位的皮肤进行植皮。植皮后形成很明显的疤痕,又会给病人带来新的痛苦。徐荣祥认为,这不叫“治好了”,烧伤不能真正痊愈吗?徐荣祥抱着这个问题开始了他的研究,大量的翻阅医学资料,一次次做实验。在度过一个个不眠之夜后,徐荣祥将人类的烧伤治疗指向了一个与原先截然不同的方向。简单说,传统烧伤治疗方法认定了烧伤创面的组织是注定要坏死的,因此用药物或物理方法使创面干燥结痂,或者再植皮——这种疗法俗称干性疗法。而徐荣祥认为,让伤口保持湿润、而不是干燥,才是让烧伤治愈的关键。这是他从中医中领悟到的智慧——“有土无水,万物不生”。他认为,正确的方法应该是创造有利于生长的条件,让皮肤再生。

    “他从小就很喜欢中药,喜欢自己调配药方,把各种药搭在一起,研究不同的药理、药效。”李俐回忆说,沿着“湿润疗法”的方向,徐荣祥开始了更进一步的研究,他到处去找老药方,用小动物做实验,之后,他用烟头把自己烫伤、用开水浇在自己腿上,在自己身上做实验,一边用药一边观察,一步步验证了自己的设想。这样,他的促进皮肤再生的湿润烧伤膏、烧伤湿润暴露疗法,相继问世了。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大学毕业后,李俐成为济南市第四人民医院的大夫,同年毕业的徐荣祥则分到了济南市第三人民医院。李俐工作努力,表现出色,很快成为医院儿科的学术带头人。而同时,徐荣祥继续投身于对烧伤疗法的研究。得到领导的同意后,他开始把自己研发的烧伤湿性暴露疗法应用于治疗中。传统的烧伤疗法中,清创的环节是非常痛苦的。而用徐荣祥发明的药膏,不仅不用清创,不用任何大型医疗设备,价格也十分低廉。而且伤口愈合后瘢疤不明显,甚至长出的皮肤连汗毛都有,这是传统的植皮技术无法比拟的,在技术发明的初期,他已经用自己的技术治愈了数例烧伤面积达55%以上的病人。

    得到了大量临床的验证后,徐荣祥对自己的药和技术更有信心了,他想着如何让自己的药和技术走出这一家医院,能治疗更多的病人。但是严格意义上说,他的烧伤膏并没有药品批号,并不能够作为真正意义上的药品进行销售,因此一切都只能在医院内部进行实验性的探索。那时候的徐荣祥,感到了壮志难酬的苦闷。

    直到1985年邓小平同志提出了“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在报纸上看到相关报道后,徐荣祥和李俐非常激动,他们觉得,这就是对这代年轻人发出的信号,让他们勇敢地放手去干。怀着激动的心情,徐荣祥和妻子辞去了医院的铁饭碗,来到北京,想要趟出一条路子。“来了之后发现并不是想象中那样,大家还是在体制里好好干活儿,对于出去自己单独干,都没有什么概念。当时我们也感到一种迷茫,怎么现实情况和报纸上说的不一样呢?”李俐回忆说,“其实是我们太快了,国家的政策刚刚出来,社会还需要一段时间来消化。”

    幸运的是,之前徐荣祥的发明事迹也经人传到了光明日报社。来到北京后,通过和光明日报社领导的一番沟通,领导大胆拍板决定支持他,在报社里成立了 “光明中医烧伤创疡研究所”。报社里办烧伤研究所,这可是破天荒的大事,一时间大家议论纷纷。李俐笑着说,很多报社的记者编辑跑到这里来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徐荣祥和李俐就跟他们解释,这是新生事物,并耐心地跟他们介绍自己的技术和医学理念。慢慢地,也开始有全国各地的患者到光明日报社,对门卫说,“要找医院”。

    成立研究所后,下一步徐荣祥想要把自己的技术向全国进行推广,让更多人知道。他想到了开培训班。李俐就找到医院名录,按照医院地址,一封封地书写信件寄出。1987年9月第一期培训班开学时,报社协助办班的人员全傻了眼,能容50多人的会议室坐在下面的学员只有9个人。李俐问徐荣祥,那培训班还开不开呢?徐荣祥的回答是:就是只来一个人也要开,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你的理想也是我的梦想”

    如何让烧伤膏真正成为合法的药品?李俐找到当时的国家卫生部,提出想要申请新药。这在刚刚改革开放后的中国,还是前所未有的事情,当时国家已经有多年没有批准过新药了。在徐荣祥和李俐的努力争取下,卫生部科技司破例组织了一次“通讯鉴定会”。1988年,徐荣祥发明的湿润烧伤膏终获卫生部新药证书,成为1984年《药品管理法》实施后第一个被批准的中药新药。该药物与烧伤湿润暴露疗法(MEBT/MEBO)成为八五规划中卫生部向全国推广普及的十项医药技术之一。

    1989年,随着光明日报社进行调整,不再从事报业主业之外的业务,徐荣祥和李俐只得离开了光明日报社。“也是从那时候开始,正式离开了组织。当时突然感到到自己没人管了”,李俐说,“自己拿着档案,总不能锁在抽屉里吧。”她到当时的国家人事部咨询,我们都是大学毕业生,现在档案却不知道放在哪里。“那时候,人事部也没有现成的解决方案。后来,北京成立了人才服务中心,徐荣祥和我的档案成为人才服务中心的001和002号。”

    他们租下了当时和平门烤鸭店的场地,正式开始独立创业。就这样,一步一步摸着石头过河,李俐陪伴着丈夫徐荣祥一起,见证和书写了中国改革开放后的许多个“第一”。

                                         

                                         李俐代表红基会徐荣祥再生生命公益基金探望救助儿童

    从令人尊敬的医生到成为“个体户”,无疑需要破釜沉舟的勇气。李俐向医院提出辞职的时候,领导都不理解,你这么年轻,你就不给自己留后路了吗?放着好好的医生不做去下海,万一国家政策又回来了,你们不就留海里了吗?

    “当时就没有犹豫过吗?”面对记者的这个问题,李俐说,我们是恢复高考后的第一批大学生,内心深处都有一种想要干点事情的热情,国家给我们指出了方向,我们就是要带头去干。没有想太多,我们一定要把这个事情做好,把我们的技术推广出去,让更多人受益。我们都是医生,选择辞职,是为了更好地实现医生治病救人的梦想。

    但这条道路注定不是一帆风顺的。因为徐荣祥对于烧伤的湿润疗法是和传统西医疗法南辕北辙的全新技术和概念,对于这种“惊世骇俗”的理念,没有接触或者验证过这项技术的医学专家都不相信。一路走来,他受到了很多质疑、责难,甚至有人联名向卫生部写“告状信”。“有人说山东来的两个‘个体户’,到处跟人宣传烧伤药。很多人不相信,不认可。我们就随身带着大学毕业证,给别人看,我们是正儿八经医学院毕业的大学生,不是‘野医生’。我们两个心里很坦荡,对我们的技术有信心。”

    对外界的非议和攻击,徐荣祥难免也感到苦恼、困惑。李俐一直都坚定地站在丈夫身旁,不止一次地为他打气——“我相信你的药早晚会大放异彩,你的理想也是我的梦想,是我们共同的追求。”

    美宝湿润烧伤膏不仅在中国得到越来越多医院的接受,更是在国际救援中大获认可。在1990年,当时泰国曼谷一辆运送煤气的大型罐车翻覆引起爆炸,近200多人被当场烧伤。徐荣祥应邀赴泰援救。结果,一些接受西方传统疗法治疗的大面积烧伤病人相继死去,而他救治的三人全部康复出院。这种神奇的药物和疗效,通过泰国电视台的采访和报道轰动了泰国 ,泰国国王专门致谢。徐荣祥创造的美宝烧伤药膏及湿润疗法从此名扬海外。如今,泰国依然是美宝最大的市场之一,泰国的超市、药店都有美宝湿润烧伤膏出售。美宝就这样走向世界,让更多人认识到了中医药的神奇魅力。

赢得中国人在生命科学研究领域的话语权

    徐荣祥教授科研创新的脚步从未止步。李俐介绍,随着“湿性疗法”从技术到理论的成熟,徐荣祥对传统治疗烧伤的方法与手段进行了一次完全的颠覆之后,他做出了更加大胆的假设,既然已经证实了皮肤组织器官可以再生的事实,那么,人体的其它器官呢?沿着这个大胆的设想,徐荣祥开启了人体复原再生科学的大门。

    人体再生复原科学,简单来说就是研究人体自身存在细胞的再生潜能和再生营养物质的科学,是利用人体再生潜能和外源再生营养物质,原位再生复原自身组织和器官的后天缺损、提前衰老、异变、严重疾病、提前凋亡的生命科学新体系。其科学核心技术是将“体细胞被诱导成干细胞、再原位再生复原组织和器官”的人体原位再生营养培养技术,通过人体再生营养物质的供给,实现人体原位再生复原,保障人体组织和器官的生理结构和功能,用其预防和治疗疾病、预防和中止人体提前衰老、原位再生复原提前衰老的组织和器官。

    徐荣祥将自己有关人体再生复原科学体系能“成功复制”出人体组织器官的研究成果在美国申请注册了专利。他开创的人体再生复原学说以强大理论和丰硕成果,异军突起于世界生命科学之林外。

    自上世纪80年代成功创立“烧伤湿性疗法”肇始,徐荣祥以一己之力担起了宏大的科学使命。李俐说,美宝从诞生到现在,无论是国内的房地产大潮,还是金融热,他都完全没有动过心。他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一定要解开细胞生命之谜,建立全新的生命科学体系,以结束西方人统治生命科学发展的2500历史,赢得中国人在生命科学研究领域的话语权。

                                                  

                                                  联合国“每个妇女 每个儿童”生命再生行动启动

 

    徐荣祥专注于科研创新,而将他的技术和理念与全世界进行对话的,正是妻子李俐。从上世纪90年代初开始,湿润烧伤疗法就引起了美国医学界的注意,徐荣祥和李俐受邀到美国进行考察。美国的医院,无一例外全国采用的是西方传统的植皮疗法。李俐开始把美宝的相关资料给美国人展示,给他们看治愈的案例,希望这款烧伤药可以进到美国的医院。但是,这同样是史无前例的——中草药在美国FDA申报和注册没有先例。

    李俐说:“在美国的医院里,没有一款中医药。因为西方医学体系的药品全部是化学药。我们的中医药,他们一概拒之门外,不承认这是药。”李俐给相关部门的官员写信,寄资料,说明了想要将美宝烧伤膏申请为药品的请求,全部石沉大海。她又上门去,争取见面会谈的机会。“我给他们看美宝的治疗效果,你们化学药治不好的伤,我们的中草药能治好,为什么这不是药呢?”她为美国人讲述中医药和背后的理念哲学,就像一个中医启蒙老师,让西方人逐渐了解到了中医药神奇的功效。

    经过李俐十年持续不断地奔走推动,引起包括老布什、布什和克林顿三任前总统的关注。在克林顿总统任期上,FDA最终决定为此事专门成立一个植物药的审核部门,因而MEBO药膏成为世界上第一个向FDA提出复方植物新药的申请者。

    为了审核一种新药而设立一个新的机构,这在FDA的历史上是没有先例的。这不仅仅是一个企业标准与世界标准的对接,更承载了中国植物药在世界正名与定位的重要使命,是中国中医药走向世界的探索与努力的巨大成功。回忆起这段经历,李俐说,我们要去闯,不只是为了美宝,也是为了中国医药。刚到美国的时候,发现中医药只能自己开店作为商品卖,但没有一家医院把中药作为处方药,这让徐荣祥感到很震惊。“我们有着2000年历史的中医药,居然在西方医学中不被承认,这让他几夜没有睡着觉。徐荣祥有一种很深的民族情结,他跟我说,一定要让中医药进入美国的医院。这是他一定要完成的梦想。”从2002年6月MEBO的FDA申请正式进入了操作程序,到2014 完成II期临床试验结果、进入FDA的 III期临床申请,徐荣祥李俐夫妻为此投入的金钱、为此所耗费的精力难以估量。

 

让徐氏科学后继有人

    就在徐荣祥和他的人体复原再生科学在世界大放异彩的时候,他却因一次意外突然离世。那是李俐生命中最为灰暗的一段时间。被悲伤吞噬,整整一周的时间,她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在泪水中度过。那段艰难的岁月,陪伴她的是儿子徐鹏。最后,瘦了一大圈的李俐擦干泪水对儿子说,“我们不能垮,你爸爸毕生的心血不能倒。我们要继续努力,把美宝做得更好,完成你爸爸的心愿。”

    年仅27岁的徐鹏临危受命,成为了美宝集团的新一代掌门人。而李俐这次则站到了儿子的身边,像当年支持丈夫一样,成为了儿子并肩奋斗的战友。

    一直以来,因为忙于事业,李俐陪伴儿子的时间并不多。甚至刚刚生产后,她都没有来得及好好休息就又投入工作。十几岁时,徐鹏就到了美国留学读书,离开父母开始独立生活。但是在这艰难的时刻,母子俩的心从未如此贴近。李俐和儿子一道,力排众议,调整了企业20多年来拳头产品的价格体系,打破了持续了近30年的固化局面。在他们的努力下,短短三年时间,营业额翻升,美宝集团终于平稳度过了痛失创始人的艰难时刻,成功地续写着辉煌。

                                 

                                 徐鹏(中)大学毕业

    在李俐的不懈努力下,徐荣祥教授开创的研究事业后继有人。美宝集团和哈佛大学医学院、南加州大学、南开大学、山东大学合作成立了以徐荣祥命名的再生科学研究中心;在洛杉矶州大永久冠名成立了“徐荣祥健康与公共服务学院”,这是该校建校70年来,第一次以华人姓氏冠名;并同时在美国、中国成立了徐荣祥基金会。在哈佛大学医学院的世界名人墙上,悬挂着一幅唯一的中国医生、科学家的照片——他就是再生医疗技术及人体再生复原科学创始人徐荣祥教授。哈佛大学并专门设有一间房子以纪念徐荣祥教授,房内悬挂了11张徐大夫记录生前不同时期活动的代表性的照片,充分证明了哈佛大学对徐荣祥教授世界性的贡献的认可,以及对再生医疗技术、再生生命科学在当今生命科学中的地位的尊重。

有底气和世界上的任何人对话

    一直以来,李俐都是美宝集团不可或缺的存在。带着中医药闯世界,她称自己就像“打擂台”一样,一个个地去征服。无论是医院的医生、大学教授,还是美国总统、国会议员、巴黎市长、阿联酋王储、英国皇室……她让这些对中医药一无所知的西方人认可了中国特有的医学学说。李俐卓越的国际“沟通力”与“联接力”令人惊叹。为什么会有这么厉害的能力?   

    李俐说,如果我们是去推销一款药,那么大门是很难撬开的。我要学会和他们讲一种共通的语言,那就是生命的语言。我给他们讲解中国医药的理念和智慧,而这种智慧是我们独有的,经过几千年发展的财富,不是跟他们学的。徐荣祥科研成果的基础,正是根植于中医将人体作为一个完整智慧生命体来看待的理念。因此,我从内心相信我们的东西好。我对我们的中医药和背后的文化、理念都非常有底气,正是基于这种底气,我可以很自信地去和世界上的任何人去对话。

    作为科学家,徐荣祥有一个宏大的“中国梦”,那就是让中国的医疗技术走向世界,发展和应用再生生命科学。而现在,这是李俐的事业。接手美宝三年,她与儿子一道邀请了无数的国际友人来到中国、感受中国、了解中国,完成了一次次的“国际链接”。美宝与克林顿全球倡议合作,在中国培训了20000名中国医生,并在2019年再度启动“再生浪潮-拉美地区MEBT培训”新计划,计划对几千名国际医生进行再生医疗技术培训;与奥巴马落实损伤器官再生国策化问题;与学界顶级科学家无障碍交流生命科学,成功实现了“科学技术外交”。她也把中国的文化艺术带到美国去,成功的组织了多次“再生之光晚会”,让更多的美国人领略中国文化的魅力,让世界看到了真正的中国力。

打造屹立于世界舞台的百年企业

    作为企业家,李俐也一直以女性的善良温暖,积极参与公益事业。2015年10月29日,“徐荣祥再生生命公益基金”正式成立。在成立仪式的致辞中,李俐说,徐大夫把救死扶伤视为自己的天职,他将全部精力倾注于发展和应用人体再生复原科学来实践他普救世人的理想和追求,他发明的技术令无数人受益。这个基金的成立,是为了纪念他,更是为了集大众之力以高效集中且具有影响力的方式把他的使命延续下去。成立以来,基金会救助了全国各地的多位烫伤烧伤儿童,资助了多位贫困的烧伤患者。

    2017年7月,美宝集团作为联合国“每个妇女 每个儿童”中国合作伙伴网络发起了生命再生行动,实施救助亚非拉沿线国家的公益行动。美宝集团组派的再生医疗专家团队要在中国、非洲、南美、东南亚、东亚等国家和区域针对贫困及缺乏医疗条件的妇女儿童展开救助,完成千例妇幼救援目标。烧伤是妇女儿童死亡、毁容和残疾的重要原因,李俐希望通过发起的“生命再生”行动减少因烧伤而毁容的妇女儿童,树立“每个妇女 每个儿童”中国合作伙伴网络旗帜,影响更多组织机构关注妇女儿童健康,共同面对世界女性健康问题。

                                      

                                      李俐与滨州医学院合作——成立“徐荣祥再生医学研究中心”并实施专项培养计划设立“美宝国际班”

    李俐的身上,似乎有用不完的精力。由于工作需要,她经常要频繁往返于中美之间,往往下飞机来不及倒时差就直接进入工作状态。李俐笑着说,自己并不觉得累,每天一醒来,都会觉得阳光明媚,美好的一天又开始了。就这样带着满满的正能量,李俐带领团队一起开创美宝集团更加美好的明天。公司的年轻员工说,每天都要学习充电,不然就跟不上李大夫的思维,他们还说,美宝人的幸福指数一年比一年高。

    虽然已经年愈五旬,但是李俐身上的创新精神却丝毫未减。她说,美宝集团现在是人体再生复原科学的领军者,我们要继续在这个行业做带头人,而且还要长久地做下去,把徐荣祥留下的珍贵遗产打造成屹立于世界的百年企业,让这一凝聚着中国人智慧的医学科学继续造福全人类。

                                                  

 

版权声明:未经UU快三授权,严禁转载

热门排行
推荐文章